不論版面大小,不管紀念多寡,你我都必須理解,每條生命都擁有一樣的重量,他們必然為這個世界留下點什麼,歡笑也好,省思也好,哀痛也好,不該是誰比誰多,誰比誰少。羅賓威廉斯去世的新聞,一下子就占滿網路。你一言我一句,O, captain, my captain,說幾句台詞講幾部電影,細數故人的點點滴滴。就像是一個熟悉的有趣鄰居,稱不上親,但還能聊得上幾句,那麼突然離去,引人開始回憶那人的派那人的狗那人的鼻子有顆豆,必須藉著懷想才能讓感傷具體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"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});} 無論如何,他已不在這世上,所有的碎語,對逝者都毫無意義。死亡的消息,每天皆被傳遞。那會是一則卡在角落的新聞,或連做兩個版面的報導,有時甚至是一則讓人想像的訃聞,印在報紙頭版上。但大多數人逝世都不會被媒體注意,有些人甚至無名無姓一般靜悄悄從這世界消失,自然也無人能知。我們難以哀悼每個亡者,有時甚至連哀悼的立場都不具備。儘管如此,不論版面大小,不管紀念多寡,你我都必須理解,每條生命都擁有一樣的重量,他們必然為這個世界留下點什麼,歡笑也好,省思也好,哀痛也好,不該是誰比誰多,誰比誰少。就像在新店氣爆中身亡的小男孩,他的死訊令一位消防員跪地痛哭。我們不知也不會記得這孩子的名字,但這天使的生命,和羅賓威廉斯一樣重要,甚至更具意義。但我們真的來不及哀悼,無法將每條生命看得那麼重要。說到底,太多災難,太多人死亡了,即便是雲南地震滅村、廣島土石流傷人的新聞,也只能放在心裡感慨,不是厚此薄彼或所謂的中國因素,只是不知道要說什麼。在死亡面前,沒有人能說得出適當的話,因此一路好走安息或R.I.P陳腔爛調又廉價地不停浮出網路,是哀嘆但不見真正感傷。在網路上,即便是一條狗的死亡消息都可能讓人難受,更別說收容所的日日夜夜的十二夜。但我們不會悼念那些靈魂,就如同我們不會真誠看待餐桌上的每一道犧牲。無法領受生命,無法感謝滋養。然而,我們會衷心感懷一位喜劇明星、一個名人,感謝他曾經帶給我們的表演,感謝他們為這世界帶來的一切。但那感謝究竟因為他是有名有姓的名人,亦或他真的打動人心改變了你?有人談論著喜劇演員承受無盡黑色壓力,讓人們在歡笑間生活,紓緩世間壓力。我不禁想著,為什麼這世界需要喜劇明星?為何必須依賴他人才能發笑?我們或許應該哀悼的,是自己的失能,是自己無法改變無法歡笑無法善待任何一個人,無法讓自己一如羅賓威廉斯的美好與善良。懷念他的喜劇不如想念他的特質,感謝他給每個無助的人一個微笑和溫暖,感謝他的每個演出都讓遊民有一份工作。與其感懷他讓我們歡笑,不如感念他面對了社會的黑暗,人的深沉。讓我們哀悼這世界,這世界並沒有那麼美好。但我真的很愛羅賓威廉斯,即便他得帕金森氏症失去表演能力他還是大家的羅賓威廉斯。沒有什麼比死亡更讓人悲傷了,如果可以,請不要這樣選擇死亡。



8C37199891C930F3
, ,
創作者介紹

tk平板電腦,acer平板電腦,平板,人因科技平板電腦,平板電腦上網,筆記型電腦,小筆電,平板,DIY,零組件,電腦週邊,LCD液晶螢幕,外接式螢幕,記憶卡,隨身碟,鍵盤,光碟片,墨水,碳粉,翻譯機,a

qsqs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